SingleFrog 发表于16-10-07 17:57:11

读水浒:四支出墙的红杏   提起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传》,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梁山强人们各种血腥杀戮的场景。这是一部后朝人借前朝事讽刺当时社会乱象的小说,既然是官逼民反的大型武打动作片,那么打打杀杀的描写就必不可少了,但是今天我不聊杀戮,咱来侃侃水浒里面的几段风流韵事,说一说四支出墙的红杏。 有人会说施耐庵是个男权主义者,对女性存在很严重的偏见和藐视,整部小说里面把长得难看的全部撂去梁山落草为寇,代表人物有母大虫顾大嫂和母夜叉孙二娘;稍微有点姿色的全出轨了,比如我们下面准备说到的这四支开在墙外的红杏。但是在本人看来,其实并不是这样!长相凶神恶煞的两只母老虎顾大嫂和孙二娘原本是开赌场和黑店的,但后来迫于生计而被逼上了水泊梁山。为什么她们之前会干这些非法勾当?究其原因,除了和自身的性格有关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当时的社会背景。宋朝自从开国之初一直到宋徽宗执政期间,实行的都是对外屈辱对内高压的政策,当时虽说不上民不聊生,但封建阶级对老百姓的剥削却异常残酷,社会矛盾相当尖锐,农民起义的次数也很多,所以就是在那样的大环境下,活脱脱地把俩温柔贤惠的家庭妇女给逼成了杀人越货的母老虎。至于别人的长相是否丑陋,那都是爹妈给的,也就没办法选了,再说在梁山这个强盗窝里,几个女子不表现得彪悍一点根本就Hold不住场面。另外,在梁山一百单八将中,还有一个制服美女——一丈青扈三娘呀!说起这个扈小姐,我就得多唠叨几句了,人家原本是地方武装组织扈家庄的千金大小姐,后来被宋江这只大黑牛给诱骗上山当了土匪,宋黑牛不仅认扈美女做干妹妹,最可恶的还把我心里的女神许配给了王英这个大色狼猥琐男,说到这里禁不止又得把宋江臭骂一顿,心里犹如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啊!不过想想美女配野兽、鲜花插牛粪说不定别有一番风味呢?所以还是祝他们婚姻幸福、早生贵子吧!梁山上的三个女强盗,既有彪悍的顾孙二位大姐,还有扈美眉这样温柔小妹,所以说老施同志并没有仇恨女性,人家这不是还给各位看官编排了一位制服美女吗?至于说《水浒传》里面,稍微有点姿色的是否全部出轨了呢?其实不然,看看豹子头林冲的结发之妻张氏,以及花和尚鲁智深的初恋情人金翠莲,哪个不是貌美如花、温柔贤惠的痴情女子?虽说最终的结局都有点悲凉,但总的来说人物的出场以及故事的发展过程,还是以很正能量的面目示人的,所以说长相与善恶无关,红杏出墙和是否貌美也没有必然的联系! 上文胡扯一堆替施公正名,下面我们进入正题,八卦一下水浒里面这四段红杏出墙的风流韵事,本人总结了四句话:包办婚姻的不幸、金屋藏娇的悲剧、二婚女人的骚动和豪门贵妇的寂寞。这四人的出轨有差异也有类似的地方,但下场都是成了刀下鬼!首先声明一下:本人的解读是基于央视版的改编电视剧而非原著,如有不同意见,欢迎列位看官斧正!   包办婚姻的不幸——潘金莲   说起《水浒传》中的第一淫妇,各位骚客首先想到的肯定便是潘金莲!潘美人的香艳之名凭借《水浒传》,特别是《金瓶梅》的深度力捧而红遍大江南北。以她为主角的影视作品、艳文野史更是层出不穷,成为大家茶余饭后说不完道不尽的首席香艳谈资,她荡妇的形象也早已深植于老百姓心中。 潘金莲出生于裁缝家,因为家境贫寒,几经辗转后被变卖到清河县张大户家做丫头。其青春年少、长相也颇有几分姿色,书中对其相貌写道:“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在张大户家中为奴时,老张和小张这两个色鬼垂涎于潘金莲的美色,故而轮流对其进行性骚扰,后来潘美人实在是忍无可忍,于是乎就向张家女主人告状,原本指望着夫人能管教一下张家父子以求个安静,但万万没想到后来主人恼羞成怒,恶意把她许配给了本地最丑陋的男人——武大郎。这武大郎身材矮小、长相奇丑无比,当地一些爱嚼舌头的人都在背后嘲笑他是三寸丁枯树皮。因早年家中父母双亡,作为长兄的他靠卖烧饼养活自己和胞弟武松。在混社会的过程中,他没少受地痞流氓的欺负,但其忍辱负重不予理会,专心卖自己的大郎烧饼以维持生计。原本他想着把弟弟抚养成人,看着武松成家立业也就死而瞑目了,但卖烧饼的他没想到现在天上掉馅饼砸中了自己的脑袋,张大户把家中最漂亮的丫头许给自己为妻,可以想象大郎同志在获知这个消息时的兴奋劲,估计手舞足蹈得能飞天了,脑子里说不定都已经开始幻想着洞房花烛夜的鱼水之欢了。各位看官也别羡慕嫉妒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谁说屌丝就没有春天呢?至于是福是祸那只有天知道了。 话说这潘美人被张大户恶意许配给武大郎后,心里那酸苦的滋味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本有着仙女般的容貌,如今在花一样的年纪时被人强行包办婚姻嫁给了丑男武大郎,这事搁谁身上都是莫大的悲哀啊!曾何几时,潘金莲也有一颗少女般的心,也梦想过以后能和心爱的人男耕女织,过着自己的幸福小日子,但现在对于她来说,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和武大郎慢慢变老。想到这里,估计潘美人已经心如死灰了,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大郎那就卖烧饼吧!反正日子凑合着过,至于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浪漫,这辈子压根和自己无缘了!在嫁给武大郎后,潘金莲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专心致志揉面做烧饼,大郎同学负责对外营销,这两口子夫唱妻随,小日子也算过得平淡无奇。至于当地那些爱说风凉话的长舌妇人,潘美人也能敬而远之不予理睬,还有一些慕色而哨趴墙头猎色的登徒子们,其会举棒撵之。反正当时她就想着踏实本分地过日子,虽然没了浪漫和情欲,但生活终究还得继续。 直到有一天武松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这平静的生活,也再一次撩拨起了潘金莲心中的情欲。话说这武松,虽和武大郎是同胞兄弟,但其长得身材魁梧、外表俊朗,另外还有一身过人的拳脚功夫。先前,武松因冲动打死了当地一个恶棍,怕吃官司而逃亡在外,后来几经辗转被柴大官人收留。武松离家两年,时刻挂念着胞兄,所以决定回家探望武大郎,在经过景阳冈时,其趁着酒劲赤手空拳打死了一只猛虎,下山时巧遇当地的猎户,即一同来到了阳谷县,知县爱其忠厚仁德,又有一身好本领,所以就任命他为都头,大概是相当现在的县公安局局长的职位吧!无巧不成书,此时武大郎也已经从清河县迁居到了阳谷县,就这样兄弟俩在分别几年后相逢在他乡。话说这武大郎原先在阳谷县也是受尽了欺凌,特别是意外之喜抱得潘金莲这个美人归后,更是让当地一些长舌妇和游手好闲之辈嫉妒眼红,现在自己的亲兄弟衣锦还乡,还当了阳谷县的都头,那还不得红日换青天,挺起腰杆子做人啊?就这样,武家兄弟二人欢欢喜喜把家还,把酒言欢。但是武松此时的出现,也是潘金莲悲剧的开始。本人觉得潘金莲和武大郎的死都是源自武松,也许有人会说我是信口雌黄,但听了我接下来的分析,各位也许就会觉得有几分道理了。 潘美人在嫁给武大郎后,也算是个遵守妇道的好媳妇,心想着这辈子就守着大郎这根三寸丁虚度余生吧!但现在武松的闪亮出现,犹如一个惊雷平地响,把潘金莲的五脏六腑炸得全移了位,压抑许久的情欲也被震得春心荡漾。话说这武家兄弟俩,一个长相猥琐丑陋无比,而另外一个却是仪表堂堂甚是威武,这差别也忒大了吧?是不是女娲娘娘在捏泥造武大郎的时候偷工减料,赶时间凑合给弄出来的?万幸的是女娲对武松没粗心大意,精雕细琢给整出一个大帅哥来。帅哥爱美女,美女恋帅哥,这都是人的原始本性,与修养无关!这潘美人在看到大帅哥小叔子武松后,当时眼前一亮,简直差点闪瞎了其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如果说潘金莲在包办婚姻嫁给武大郎后已经心如死灰,那么此时此刻她又死灰复燃了,毫无疑问,潘金莲对武松是仰望爱慕的,但碍于叔嫂之间的情分,她也忍得一时没敢越雷池一步,但心里压抑已久的情欲一旦被撩拨起来,终究会变成熊熊烈火。话说有一日,武大郎外出卖饼,而武松又刚好翘班早归,潘美人看到时机已成熟,就麻利地整了一桌好酒好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她酒壮美人胆,赤裸裸地勾引起了小叔子武松,这武松没想到自己的嫂嫂居然挑逗自己,当时就义正辞严地驳斥道:嫂嫂休作出猪狗不如的事,即便武松眼里认得嫂嫂,武松的拳头也认不得嫂嫂!字里行间的意思是说希望你潘金莲遵守妇道,好生侍候我大哥,别在外面招蜂惹蝶红杏出墙,否则我武松对你不客气!讲罢便摔门而去,只留下了潘金莲一人泪眼婆娑。就这样,叔嫂之间的隔阂也因此而产生了。 事后不久,武松因为公干需要外出,临行前告诫兄长以后要晚出早归,凡事不要与人争执,待他回来后再做商议。但武松没想到兄弟二人的这次告别成了诀别,从此阴阳永相隔了。潘美人被自己的心上人武松训斥后,心里那个滋味不好受啊!武松点燃她心里的情欲,却又碍于叔嫂的情分拒她千里之外,但欲望之火既然已经被点燃,必将会找到释放的出口,就在这个时候西门庆粉墨登场了,这个西门大官人是阳谷县有名的民营企业家,是个黑白两道通吃响当当的人物。话说有一日,西门大官人从武家楼下经过,碰巧被潘美人楼上掉下的棍棒砸中了脑袋,正当西门庆准备发作时,抬头一看,只见楼上站着一位美貌妖娆的妇人,他立马就转怒为喜,双眼喷射出色迷迷的绿光。潘美人赶紧道歉道:都怪奴家手拙,砸疼了大官人。西门庆赶紧回应道:但砸无妨!只怕闪了娘子的手。就这样俩人眉目传情,干柴遇到了烈火,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风流茶说事,酒是色媒人,在隔壁茶楼老板王婆的撮合下,几个回合下来,这对奸夫淫妇就成了负距离的情人,有事没事的就跑到王婆家里给武大郎编织一顶又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这阳谷县本来就是个小地方,这一来二往俩人的奸情就传得满城风雨路人皆知了,直到最后武大郎这个最悲情男配角才从卖梨的郓哥口中获知此消息,当时的武大郎是满腔怒火,早就把自家兄弟临走前的告诫忘得干干净净了,抡起扁担就闯入王婆的茶楼找西门庆拼命,奈何其三寸丁的身材,还没等靠近西门庆的身就被人家踹中了胸口滚下楼来,西门庆的这一脚把武大郎踹得是口吐鲜血卧床不起。在武大郎卧床养病期间,被情欲驾驭的潘金莲还是我行我素,三天两头地和西门庆苟且偷欢,但一想到自家的小叔子数日后即将返乡,如果到时候此事传到武松耳里,那还能有好果子吃?为了能和西门庆的长久偷欢,必须要永远捂住武大郎的嘴,所以在王婆和西门庆的教唆下,潘金莲从西门庆药店里弄来一包砒霜,倒进煎好的药汤里,强行给武大郎灌下,这武大郎最后被毒得是七窍流血死不瞑目啊!接下来发生的事各位看官也已经知晓,那就是武松出差回来,打听到自己的嫂嫂伙同西门庆和王婆药死自己兄长,一怒之下捅死潘金莲,狮子楼恶斗西门庆,最后砍下了这对奸夫淫妇的脑袋祭奠自己哥哥的冤魂。 回到刚开始我提到的,武大郎之所以最后落个郁郁而亡的结局,究其原因是自己有一个英勇威武的兄弟,大家想想如果不是担心受怕武松的名望和武功,潘金莲他们会毒死武大郎吗?倘若此事落在凡人家中,这等风流韵事凭借着西门庆在阳谷县的影响力,想必完全可以打压下来,但是碰到了武松这样的狠角色,那就不是你西门庆靠钱能解决的事情了,必须是血债血偿,手刃奸夫淫妇报仇雪恨啊!所以,正是因为有武松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厉害人物存在,潘金莲才会铤而走险杀人灭口,但她万万没想到没想到武松会这样简单粗暴。大家也不要觉得我这是强词夺理,事情的发展必然有其因果,真相永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残酷得多。 对于红杏出墙的潘金莲,本人的观点是情有可原,罪不可恕!为了奸夫毒死自己的亲夫,这是她最大的败笔,杀人犯是不可饶恕的!但深究潘金莲的悲剧人生,难道仅仅是她的错吗?其实不然,她年轻貌美心灵手巧,原本应该拥有一个光明的前途,奈何在那样一个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其被人当作猪狗不如的东西随意买卖,最后还被恶意包办婚姻嫁给了武大郎。面对这样一个怪物一般的丈夫,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要为其宽衣解带,任凭武大郎在自己如花似玉的身体上翻云覆雨,想必每当这个时候潘金莲寻死的心都有了。她最终的出轨乃至杀人,更多的原因是由于她心理的失衡和对未来的绝望!倘若潘金莲能够拥有最基本的人身自由,倘若她有选择自己婚姻的权利;倘若武大郎能够一纸休书让她另寻幸福,倘若她没遇到让其心动又心碎的武松,倘若武松拒绝她的方式再委婉一些,那么她的悲剧就可能避免了。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假设,当她毒死自己丈夫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有个更大的悲剧在等待着自己,潘金莲的不幸只不过是当时封建社会悲剧的缩影罢了。可怜的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可怜的人也有可悲的地方,在她经历了二十三的悲惨人生之后最终香消玉损,留下的只是供千秋万代茶余饭后的香艳谈资了。   金屋藏娇的悲剧——阎婆惜   阎婆惜——另名阎惜娇,原本是一个江湖卖唱的女子,随父母流落到郓城县后逐渐站稳脚跟,并成了当地天香楼的头牌歌妓。歌舞辞赋琴棋书画那是样样精通,尤其是写得一手好文章,真可谓是卖身的里面最有才艺的,卖艺的里面最有姿色的。上书对其的容貌著道:“花容袅娜,玉质娉婷。髻横一片乌云,眉扫半弯新月。金莲窄窄,湘裙微露不胜情;玉笋纤纤,翠袖半笼无限意。星眼浑如点漆,酥胸真似截肪。金屋美人离御苑,蕊珠仙子下尘寰。” 有一日,阎婆惜的老父暴病身亡却没钱安葬,剩下她和自己的老妈孤女寡母的非常可怜。在此本人甚是不解,这阎婆惜既然是天香楼的头牌,那宠幸其的客人想必是熙熙攘攘应接不暇呀!这收入应该是非常可观的,怎么会沦落到无钱葬父的地步呢?难不成她这是入了黑窑子?天香楼的老板只管盒饭不发饷银吗?我们也不要再去纠结于她是否有钱的问题了,反正就是阎头牌现在的处境很困难,这也刚好给了及时雨宋江这个乐善好施的大黑牛趁机而入的机会。于是乎宋哥施舍其棺木一副另外又多给了十两银子,这才让阎婆惜的亡父入土为安了。这及时雨宋江原本是郓城县一名押司,日常主要就是负责一些文职工作,因为是头名押司,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县委书记的秘书长吧!但是根据当时宋朝的官场等级制度,宋江只是一名小吏,不属于体制内正儿八经的公务员,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要随时替领导背黑锅的零时工。虽说这宋黑牛只是临时工,但因为其家父在郓城县也算是个有名望的小土豪,平时和当地官员也多有来往,所以知县大人看在宋太公的面子上对宋江也颇为照顾。宋江在衙门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小日子虽说是平淡无奇,但倒也过得逍遥快活,平时没事就捐点善款炒作自己什么的,久而久之就给自己挣了个好名号——及时雨。 宋江在帮助阎婆惜后,架不住旁人的鼓动就把人家姑娘给金屋藏娇了。第二天还当着刑警大队正副队长的面和阎头牌结拜为兄妹,那意思就是说我宋江光明磊落,置办房产把阎姑娘从天香楼接过来住不是包二奶,而是认作干妹妹,有空的时候过来听我妹弹个琵琶唱首曲什么的,所以朱仝和雷横你们不仅不要误会,还得出去给我放风,向街坊邻居证明我的清白。但宋江这个老黑牛前脚刚把话说完,没过多久就酒过色心生把人家姑娘给睡了。自从下半身那一哆嗦之后,宋江酒醒过来脑子也是一哆嗦,心想着前几天我还当着自己同事的面信誓旦旦地说只是欣赏干妹妹的才艺,怎么现在变成“干”妹妹了?万一这事给传出去,那我宋江以后在郓城县还怎么混?虽说不会影响自己在衙门的饭碗,但自己炒作了这么多年慈善家的好名声或多或少还是会受点影响!想到这宋江不仅心里一紧,着急忙慌地拿起公文袋就跑回了办公室,并在那铺个床长期住了下来。 阎婆惜虽说在被宋江收为二奶之前是个烟花女子,至于是否卖过身这咱就无从考究了,但自从被宋哥睡过那一次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人了,难不成是自己技艺不精,没侍候好恩公宋哥吗?这阎婆惜是百思不得其解,整天靠着窗户盼着宋江能再来,这样彼此也可以推心置腹赤裸裸地沟通一番。可惜此时的宋江心思已经不在和阎婆惜的男欢女爱这事上了,平日里照常上下班,得空还去帮助孤寡老人炒作自己,还时不时地和兄弟们舞枪弄棒锻炼身体什么的。但就你宋黑牛这三脚猫的功夫,你舞个鸡毛掸子刀枪棍棒啊?说实话在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里面,就属宋江的武功最稳定——妥妥的倒数第一!如果他和那个年过半百的神医安道全互挠,估计都会被人家给捶得满头包。所以说宋江夜不归宿长期住办公室就是为了躲二奶的床债,保全自己及时雨的好名声,现在的他已全然不顾在金屋内望眼欲穿,几近成了望夫石的阎婆惜了,但他又心生愧疚,觉得冷落了人家姑娘,因此在物质上对阎家母女是有求必应,啃着自己老爹的家产继续乐善好施。 花一样年纪的阎婆惜被宋江开了苞,才刚开始尝了点荤腥就被宋江放了鸽子,如果说刚开始她还纠结于是否由于自己床技不精,而让宋哥冷落了自己,那么现在几个回合下来,阎婆惜终于明白了宋江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好名声而躲着自己。她因此由爱生恨,决定找个人来一起愉快地给宋黑牛编织一顶绿帽子,于是她找到了情夫张文远。这个张文远是宋江的同事,为人轻薄浮荡、好拈花惹草,小名被唤作张三。说到这里,本人就多言语几句,大家平时打比方总喜欢拿张三李四说事,但是张三这个称呼在中国东北方言里面是白眼狼的意思。这个张文远平时也没少受宋江及时雨的恩惠,拿着别人的钱财现在却睡人家二奶,这不是白眼狼是什么?阎张偷情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宋江耳里,事后他的两位好保镖朱仝和雷横抓了张文远,哥俩问宋秘书长怎样处理这个奸夫,宋江碍于同事一场的面子,最主要的是阎婆惜原本就是他无心插柳得来的二奶,又不是明媒正娶的结发之妻,所以对阎婆惜红杏出墙给他戴绿帽子这事也不是很痛恨,便对朱雷二人说了一句:只要不伤及性命,你们教训他一顿就放他走人吧!就这样,勾引上司二奶的小张同学被刑警大队正副队长一番私刑拷打后灰溜溜的滚出了郓城县。 因为宋江故意冷落自己让其独守空房,所以她原想着偷情宋江的同事,借此来刺激报复他对自己的冷遇,但没想到宋黑牛这个怪叔叔居然愉快地戴上了这顶绿油油的帽子,班照上饭照吃,该行及时雨时照样不误事,犹如这事压根没发生过一样。阎婆惜的这个报复行动就像一拳打到一团棉花上,听不得半点声响,想到这里,阎婆惜心里的怨恨又更深了一层。直到有一日,阎头牌无意之中发现宋江的公文袋有私通梁山匪首晁盖的书信,这又让故事的发展到了新的高潮,也因此要了她性命。托塔天王晁盖原是东溪村一保正,后来因为伙同吴用等人劫得大名府梁中书送给岳父大人的生辰纲,事后被朝廷满世界追捕,因为宋江的通风报信并经柴进的推荐上了水泊梁山落草为寇。晁天王感恩于宋江暗中相助,一直力邀宋秘书长同上山共享荣华富贵,但人家宋哥此时的心思还完全在官场仕途之上,根本没有半点上山为匪的想法。可能是因为晁宋二人平时的交情,又或者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宋江私底下一直和梁山有书信来往。如今这封书信不幸被复仇心切的阎婆惜发现,这要是被官府知道了,那可是掉脑袋灭族的大罪,想到这宋江后背不禁发麻。此时的阎婆惜就像掐住了宋江的命门,想起宋黑牛对自己的各种漠不关心,心头的怨恨全涌了上来,复仇之火也就此熊熊点燃了。阎头牌以此书信要挟宋江用八抬大轿把自己明媒正娶入宋府,宋哥坚决反对!阎婆惜又要求房产和金银珠宝全归于她名下,宋秘书长点头表示没问题!但是因为最主要的条件得不到满足,双方的谈判实在没办法再进行下去了,在你争我夺的厮打之中,宋秘书长失手捅死了自己的二奶阎婆惜,又一名出墙的红杏就此凋零了。 红颜多薄命,生就难作良家妇人,不能安分守己终老于一姓人家的阎婆惜,却阴差阳错地成为宋江的二奶,很快就走上了红杏出墙招蜂引蝶的不归之路。宋江冷淡阎婆惜固然是其出轨的重要因素,但根本原因还在于她生来就不是一个安于现状、拘泥一室的女人。阎婆惜只有在声色犬马、纲常紊乱的娱乐圈中才能娇艳长存,只有在纸醉金迷、奸情泛滥的欢笑场里才会如鱼得水。如果说阎婆惜有错的话,她唯一的错就是选错了环境,阎头牌生来就是属于自由奔放的娱乐圈,被一人圈养的生活对她而言就如在禁锢在牢笼中一般煎熬和难耐。倘能换一个环境,她将娇艳长存,并成为受万人景仰的红明星。当万千粉丝跪倒在她石榴裙下时,谁也不会再因为她裙带过松、两脚过开而心存不满,相反会因其绯闻不断、花边丛生而愈加迷恋。这就是红明星和良人妇的本质区别。宋江只是给了她一个善良的开始,却被怠慢了过程,最后也就落成了一个命丧黄泉的下场。开句玩笑话,不是任何事情都可以用金钱摆平的,如果男女之事仅仅靠金钱,那还要睡觉干什么? 【未完下续】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4 13:03:44

【续上】 二婚女人的骚动——潘巧云   上文我曾经提及《水浒传》里面的第一淫娃,大家肯定误认为是潘金莲,其实本人认为在通篇小说里面,最大的荡妇是病关索杨雄之妻潘巧云。这四大红杏出墙事件中,潘金莲缘于对恶意许配婚姻的不满,阎婆惜起于对圈养牢笼禁锢的难耐,而贾氏则是由于对“豪门一入深似海”的不甘。潘、阎、贾三人都有情有可原之处,而唯独潘巧云,她的悲剧完全是肆意放纵自身欲望咎由自取的。 潘巧云是一屠夫之女,曾嫁于本府王押司为妻,后因其夫去世而改嫁给了杨雄。原著对这个二婚女人的风韵犹存有云:“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袅袅身儿,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脓脓肚儿,翘尖尖脚儿,花簇簇鞋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 病关索杨雄原为蓟州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手,通俗点讲就是狱警并兼枪毙犯人,此人武艺高强,但面貌微黄,故被人称为病关索。这里的病并不是说杨雄体弱多病下身不举,而是由于他面色蜡黄,更深点的含义就是他的工作性质,因为是刽子手,别人看到他都会胆寒心里犯愁生病。潘巧云在嫁给杨雄的这两年多时间里,因为工作需要杨狱警经常值夜班,一个月里面总得有大半时间在牢房里看守犯人,即使偶尔回家就寝,但有时候也会赶巧碰上第二天要砍别人脑袋,由于忌讳所以也不愿意和自己的媳妇行周公之礼,所以少妇潘巧云经常是独守空房欲壑难填。机缘巧合,有一日潘巧云上蓟州报恩寺烧香拜佛,遇到了自己曾经的欧巴——淫僧裴如海。这六根未净的淫贼即便是在少林寺出家,也未曾断了裆里那根家伙的蠢蠢欲动,如今碰上了自己以前的情人,那还不被撩拨起心里熊熊的欲望之火?一个是假和尚真淫棍,一个是水性杨花的少妇,又是一堆干柴烈火的猛烈撞击,岂能不发生点苟且偷欢之事?话说这对狗男女,不仅在佛门净地开战,还时不时地趁着杨雄值夜班的时机,跑到自己家里啪啪啪,真可谓是淫欲生大胆——连命都不要了!不过最后这对奸夫淫妇也确实没命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淫僧和荡妇的风流很快就被拼命三郎石秀知道了。这石秀本是江南人氏,自幼父母双亡,有一身的好武艺,平生又爱打抱不平。在流落到蓟州卖柴时结识了病关索杨雄,并结拜为兄弟。在与杨雄结交后,杨雄的老丈人潘公有家肉铺,而石秀祖上正好是干这一行当的,于是潘公就让石秀来当这个肉铺经理,因此石秀就住在了杨雄家里。如今发现自己结拜大哥的媳妇偷汉子,想到平日里杨雄对自己不薄,于是乎他决定把此事告诉杨雄,赶巧那天杨雄前脚刚回家,后脚又被同僚请去喝酒,那天晚上喝得是酩酊大醉,回家后在潘巧云面前走漏了抓奸的风声。潘淫妇听罢心里甚是紧张,为求自保她决定恶人先告状,在自己的丈夫面前哭得是梨花带雨,说是石秀趁你不在家调戏她不成而造谣中伤自己,这杨雄禁不止自己老婆的枕边风一吹,信以为真,怒将石秀赶出家门。这石秀原想着不让自己的兄弟戴绿帽,所以才献计抓奸在床,但没想到今日被潘巧云这个荡妇反咬一口,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决定设下圈套抓住这对奸夫淫妇,于是拼命三郎暗中埋伏在杨雄家门口,终于把前来偷欢的淫僧裴如海逮住了,当场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给弄死了。杨雄得知消息后,知道是石秀所为,也明白自己错怪了石秀,当时他怒气冲冲地准备回家手刃潘巧云,但是石秀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建议杨雄将潘巧云骗到翠屏山当面对质。于是,病关索假借还愿,将潘巧云和丫头迎儿带上了翠屏山,潘巧云的贴身丫头经不住杨雄的威逼,交代了安排潘、裴通奸的实情。潘淫妇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自己也难逃一死,便对杨雄说出一句极其伤他自尊的话:和你结婚两年还不如与师兄同床两天来得快活!病关索听罢,怒火心中烧,手起刀落杀死了这个淫娃荡妇。 潘巧云的出轨是《水浒传》中最不能让人接受的一次情感冒险!她不同于潘金莲,自己的婚姻不是被人主宰的,而是主动选择的;她也不同于阎婆惜,虽非豪门出身,但也没有卑微到要乞人怜悯,受人控制,并且,潘巧云在嫁给杨雄前,已经历过一次丧偶的不幸婚姻,按道理经此坎坷后的潘巧云更应该倍加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才对,可是生理的渴求以及天性的放纵,让她难以忍受杨雄长年当值不归的空虚,她甚至会饥不择食地主动勾引丈夫新结义的好兄弟,这种丧失理智,近乎自投罗网的疯狂行径,充分反映出潘巧云的欲壑何其深!难怪淫僧一出手,就能够手到擒来,这绝非裴如海手段高明之极,而全在潘巧云的主动投怀送抱。这也就充分解释了潘巧云出轨的动机和原因。潘巧云只是在寻找一个倾泄欲望的工具。潘巧云绝对不会追随裴如海,她只是要找一个填补杨雄不在时孤枕难眠的补丁,一个能使自己在漫漫长夜尽享欢娱的玩偶,只可惜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的玩偶!   豪门贵妇的寂寞——贾氏   《水浒传》四支出墙的红杏里面,最令人不解的就是贾氏的出轨,相比上文提到的二潘和阎婆惜,贾氏绝对是社会地位最高、生活最优越的上层人物。她既没有潘金莲包办的婚姻不幸,也没有阎婆惜圈养牢笼的悲剧,更没有潘巧云的欲壑难填。如果非要为其的红杏出墙找个缘由,本人姑且给她出轨的动机定义为嫁入豪门的寂寞。不过贾氏夫人的故事颇有些玩味,倒是和前些日子王马二人的婚变有些相似之处,当时好多网友把马蓉和宋喆的偷情比作是潘金莲苟且西门庆,但是在我看来,马宋的故事更像北宋末年的贾、李。比如马蓉和贾氏都是嫁入富贵之家的妇人,再者又如宋喆为王宝强的经纪人,而李固则是卢俊义的管家,这两位男主角都是别人的理财之人,有着相类似的职业。 对于贾氏的相貌,原著并没有详细的描写,但是能够嫁入到大名府首富之家,和天下第一英雄玉麒麟举案齐眉的女人,若不是缘于政治婚姻的产物,想必也因为绝代无双的芳华。 贾氏的丈夫玉麒麟卢俊义,原是大名府非常有名望的富商,其长得仪表堂堂、武艺高强,江湖人称“河北三绝”!如果说高富帅的小鲜肉是白马王子,那么卢员外绝对可以算得上是白马王爷,但就是这样一个令众多凡夫俗子仰望的白马王爷,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脑袋被戴绿的下场。在施公的笔下,甭管你是做小买卖的市井,还是在衙门上班的官员,再或者是像玉麒麟这样的豪门大财主,只要是内外因成熟,随时随地就给你扔来一顶绿油油的纯羊毛纺织品。所以说是否被绿跟身份地位关系不大,而在乎于人的修养和品行! 至于卢俊义是如何被梁山贼人设计诓上梁山的,在此我就不再过多阐述,想必大家也早已了然于胸。现在我们来聊聊卢大财主在大名府时的生活点滴,话说这玉麒麟一表人才,而夫人贾氏秀外慧中,如果没有红杏出墙的事故,这也算是天设一对地造一双的神仙眷侣了。卢、贾二人夫唱妻随也已结发十年,这时的贾氏芳龄才二十五六岁,正是水嫩嫩、意绵绵的欲望生长期,而卢俊义年龄在三十多岁,也处在身强力壮的时候,他是一个重武之人,平时也就少不了舞枪弄棒强身健体。说到这里,我禁不住要多说几句,这《水浒传》里面四段出轨的风流韵事,其中有三段是因为丈夫或者情人抡棒而冷落身边女人引起的,这身体好好的又不缺胳膊少腿,与生俱来的肉棒你们不耍,非得用身外之物的棍棒彰显自己男人的魅力,这不是给自己抡出一顶顶绿帽子了吗?因为卢俊义多好武,故而对夫妻之事就少了些照顾,这贾氏虽说秀外慧中,嫁入豪门大富大贵,但毕竟是肉体凡胎,饱暖思淫欲再正常不过了。现如今自己的丈夫逐渐冷淡自己,身处豪门深闺的她也只有冷暖自知了,就像上面我笑言道的一样:如果爱人之事仅仅靠金钱来解决,那还要睡觉干什么呢?精通文韬武略的玉麒麟却疏忽于男欢女爱,这正好给了自己的管家李固一个钻空子的机会。 这李固原是东京汴梁人,因来大名府投奔相识不着,冻倒在卢员外门前,卢俊义救了他性命并养在家中。因见他勤谨写得算得,就教他管顾家间事务,五年之内,直抬举他做了都管,一应里外家私都在他身上,手下管着四五十个行财管干,一家内外都称他做李都管。可以讲卢俊义对李固是有救命之恩和提拔之情的,按理说李固对自家主人应该是感恩戴德好生侍候才是正举,但万万没想到最后这淫厮居然睡了自己的女主人,更甚者他向官府告发卢俊义已投靠梁山,想借官家之手杀害玉麒麟并吞并其家产。李固的卑劣行径比起宋江的下属张文远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此外,卢俊义还有一个心腹家仆——浪子燕青,他自幼父母双亡,由卢家从小抚养成人。燕青长相英俊、多才多艺,吹弹唱舞无所不精!特别是其遍体精美的花绣,更是迷得众多美人神魂颠倒,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知恩图报,对卢俊义忠心耿耿!日后对梁山招安之事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搁到现在,燕青绝对会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外交家。李、燕两个仆从,一奸一忠,一个挖主人墙角谋财害命,一个效犬马之劳救主性命,看来同样是施恩于人,人和人有太大的不同! 在梁山宋江、吴用等人的精心算计之下,卢俊义留下燕青守家,带着李固外出躲避血光之灾。然而,此时的李固一门心思都在贾氏身上,他已经偷看过女主人洗澡多次了,而贾氏虽知道李固偷看她洗澡,但却并不十分在意,反而眉目传情。李固知道其中有戏,只想找个机会一闻其香泽,无奈摄于主人威严,心里的非分之想并没有什么实质进展。卢俊义在外出躲灾的半道上被宋江等人请上梁山款待,看似梁山诸位英雄好汉对他如此热情,实则是把他给软禁起来了,卢俊义看一时半会未能脱身,于是便打发李固先行一步回到大名府,这下可把李固这个奸佞小人得意坏了。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一回去还不把贾氏给睡得够够的啊?想到这里,李固是策马加鞭一路狂奔大名府,待其回到卢府,这淫厮向贾氏谎称卢俊义已经在梁山落草为寇了,还煞有其事地说玉麒麟在梁山如何逍遥快活。当贾氏听到这时,心里一时凌乱信以为真,心想到:如果不及时和卢俊义脱离夫妻名分,万一到时候朝廷追究起来,那还不把自己脑袋砍将下来?再加上自己的夫君以前热衷于习武,早已冷落了自己的香身玉体。思量到种种的利弊关系,昏了头的贾氏弃明投暗,和李固做起了苟且之事,并私吞了卢府的万贯家产。 此时的卢俊义还全然不知家中后院已经着火,由于离家已多日,而且他对落草为寇一事坚决不从,且不断要求下山返乡,宋江等人看诓卢俊义入伙之事的时机尚未成熟,这才同意放其下山。卢俊义在回家途中遇到了沦为乞丐的燕青,燕青告诉他说李固已与贾氏通奸并霸占了家产,还将其逐出家门。卢俊义当时并不相信,于是独自回家一探究竟。卢俊义心想凭着自己在大名府的地位,想必李固不敢做出如此大义不道之事,由此可见玉麒麟对自己威望的极度自负,但他没想到自己正在一步步走进别人设计好的圈套之中。卢俊义回到家中一看,燕青所言句句属实,自己的老婆成了李固的枕边人,卢府万贯家财也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但现在已经悔之晚矣。大名府的梁中书在得到李固送来的消息后,早就设好埋伏等着卢俊义自投罗网,可怜又自负的玉麒麟就这样被抓捕进了监狱,最后架不住屈打成招,成了别人的阶下死囚。后经梁山三次出兵攻打大名府,这才将他从死牢里给救了出来,顺道也擒下了李固和贾氏这对奸夫淫妇,最后,卢俊义在梁山忠义堂,当着诸位首领的面结果了这对狗男女的性命。 贾氏的红杏出墙最让人费解,也让人扼腕惋惜,原本嫁入豪门的她生活安稳,妻凭夫贵,仰仗着自己的丈夫卢俊义在大名府的威望,她享受着凡人无法想象的大富大贵。但又因为耐不住豪门深闺的寂寞和管家李固眉来眼去,如果此时她能迷途知返,或许她还会是那个令人敬仰的贾氏夫人,可惜的是她最后误信奸夫的谗言,一步步落入了别人的套路,弃明投暗背叛自己的丈夫,最终也把自己推向了死亡的深渊。任凭你机关算尽,但天道与公理昭然明著,善恶无所隐藏! 从施公笔下的《水浒传》我们可以看到,红杏出墙无关身份地位,它只和双方的修养、品行有关!即便你是达官贵人,如果不能推己达人,照样让你脑袋一片绿。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虽然工作很重要,但后院安宁同样必不可少,谁不想枕边有个知冷暖的贴心人?谁不希望老婆孩子热炕头,过着幸福安康的生活?凡事千万不要揪其一头而走极端,善谋平衡之道才是智者所为!阳谷县的王婆曾经说过,“潘驴邓小闲”是男人征服女人的五大利器:潘安之貌和驴一样的器物那是受之父母,是天生注定的;至于能否拥有邓通一样富可敌国的财富,这就要看个人的能力和机缘;但是后面小和闲是我们可以掌控的。套用我文章里面开玩笑的一句话:如果男女之事仅仅靠金钱就能解决,那还要睡觉干什么呢? 【完结】

三蕾 发表于16-10-14 15:24:43

我就想问问 武松打虎是不是真的

三蕾 发表于16-10-14 15:24:50

[img]http://rs.club.sohu.com/club/editor/emotion/default/4.gif[/img]

三蕾 发表于16-10-14 15:25:04

有时间好好拜读 青蛙阿姨辛苦了

三蕾 发表于16-10-14 15:26:33

这么长 辛苦啦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4 19:55:07

我比较好奇制服美女扈三娘嫁给王英这个猥琐老色狼是什么心情,得空采访她一下。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4 19:56:54

三姑娘见笑了,我这是无聊瞎写来打发时间的。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4 19:57:54

今天网络好,终于可以发出来了。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7 10:39:03

哈,终于看到了,分析精彩。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7 10:39:46

不过在男权社会,女人出轨就一个出路,杀无赦。男人可以三妻四妾。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7 17:18:15

前段时间因为路由器的原因,一直无法上搜狐论坛,重启了一下这才登录上了。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7 17:18:44

现在的妇女同胞早就翻了天了。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7 18:35:38

还是男权社会,女人出轨离婚居多,男人可以被所有人谅解。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7 18:36:31

女人有貌吧,算红颜祸水,没有呢,又压不住船舱。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7 18:37:25

男人简单,会赚钱就行。嗯,赚钱最好的一个职业,做好的编剧。

啊哇呀 发表于16-10-17 21:46:02

看到补全了。青蛙🐸咋对这些事儿如此了解捏。☻☻☻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8 09:54:45

认真看名著的结果。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8 09:55:44

是很认真。感觉这个水浒作者多多少少有点恨女人。

啊哇呀 发表于16-10-18 20:02:36

感觉青蛙阿姨多多少少也恨出轨的女人。

蔚蓝蔚蓝 发表于16-10-19 08:57:53

是有点儿。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9 15:05:44

犯错了就得承担责任,不分男女呀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9 15:06:56

红颜不一定是祸水,还有可能是知己呢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9 15:08:08

现在经济不景气,做什么都不容易

SingleFrog 发表于16-10-19 15:10:06

前段时间网络不好,电脑登录不了搜狐论坛。男女之间不就是那么点事吗?简简单单的一哆嗦

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