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12:15

凤是我幼年时候的邻居和好友。 当年的凤,生活在小城市里,家境小康。 她是家中幼女,长得瘦小又简单纯朴,颇得家人朋友爱护。 凤自幼学钢琴,初中毕业后考了师范中专,毕业后当了小学音乐教师。 十八岁参加工作的凤,在工作中认识了同时分配到同学校当体育教师的涛。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14:39

凤的家里有两个姐姐,父母爱护,姐姐照料,家境尚可,刚刚工作的凤一派天真烂漫。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18:03

涛的家是县里的,但父母放弃务农,在城里租了房子零星的打些零工。 涛有两个姐姐,大姐在父母身边长大,二姐自幼过继给叔叔,涛自己是姑姑抚养成人的。 三个孩子都陆续的有了工作,大姐二姐还各自结婚成了家,涛父母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23:17

在小学校这么个简单的环境中,当音乐教师的凤,遇到了当体育教师的涛,两个人谈起了一场简单恋爱。 这场恋爱一开始就遭到了很多人质疑。其一,凤的年龄尚小,涛比凤的年龄还小一岁,心性未定。 其二,涛的家境不好,一穷二白,没有任何家底,连房子都是租来的。 其三,涛未来的负担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涛父母都没有工作,未来没有任何保障。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29:16

凤妈是个传统的女人,从年轻时候跟着凤爸随军。 家里的大事都是凤爸做主。 爸爸对凤的恋情表示强烈反对。 凤爸眼里凤还小,两个姐姐尚未婚嫁,她是幼女,不急着嫁人。 更何况,涛的家境不好,凤爸担心凤婚后吃苦。 然而,爱情来了挡不住,父母总是拗不过孩子。 初坠爱河的凤,不顾爸爸泪眼婆娑的反对,仍然义无反顾的嫁了。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32:08

婚房是涛全部借款买来的顶楼一居室的小房子。 刚刚结婚的凤,就陪着涛一点一点攒钱还债。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37:13

教师的工资是透明的,当年凤的工资是六百,涛的工资每月比凤少二十块钱。 房子连买带装修一共五万块,全部是借来的,刚开始的生活真是艰辛。 然而凤过的很快乐,很幸福。 她曾经开心的告诉我:涛什么家务活儿都干,什么都不用我伸手。 她还说:我婆婆虽然穷,但是特别疼我。哪怕炖几根鸡翅膀,也一定要我在的时候才舍得炖。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42:41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和凤见面的机会少了。 陆陆续续的,知道了她的消息,怀孕了,生子了...... 再见面,她也零零碎碎的念叨起一些夫妻间、婆媳间的琐碎矛盾。 逐渐的,凤不在是那个天真烂漫,喜乐随心的女孩儿。 她,被生活塑造成一个琐碎的妈妈、一个持家的妇人。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43:57

四年前,凤告诉我:涛调动工作,离开学校,调到教育局工作。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44:46

三年前,凤告诉我:涛又调动工作,离开教育局,到了一个有实权的**局。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48:50

自此以后,涛在外面的饭局和应酬越来越多。 然而凤很知足,涛的工资卡在自己手里。 她想:涛没有像样学历、没有拿得出手的本领、没有后台,只能靠自己勤快些,多积攒些人脉才能又更好的前途。自己作为他的老婆,要给他做好后勤保障,让他踏踏实实的奔事业。

喽喽的春天 发表于14-10-21 19:51:32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52:47

两年前的夏天,我再见到凤。 她得意的告诉我:你说我家涛啊,长本事了。人家一声不吭的给我开回一辆车来。 我不解其意:是公家给配的公车吗? 凤:不是,是我家自己买的车。 我问:多少钱的车?怎么回事? 凤:二十万吧。人家一分钱也没向我要,自己攒钱买了辆车。 我问:事先没告诉你吗? 凤:他说给我一个惊喜。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53:30

[img]http://rs.club.sohu.com/club/editor/emotion/default/3.gif[/img]总算有人看了

喽喽的春天 发表于14-10-21 19:54:26

[img]http://rs.club.sohu.com/club/editor/emotion/sohu/9.gif[/img]惊吓还差不多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56:14

这事能当惊喜吗? 我当时就满肚子狐疑。 钱从哪儿来? 怎么攒下的? 为什么买车不和凤商量? 然而当时我带着孩子,不能多聊,随即岔开了。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57:12

对哇 反正我听见就惊着了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19:58:59

我问凤:你就没问问他,钱从哪儿来的? 她说:管他呢,反正没找我要钱。 我满头的汗啊:哪怕他杀人抢劫抢回来的,你也不操心?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20:00:39

凤满不在乎,我也不好多说。 万一,人家两口子有什么秘密心照不宣,我一个外人,说多了自讨没趣。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20:07:29

对啊。如果事先没有沟通过,买回来凤不喜欢咋办?又不能退换。凤和涛是普通工薪家庭,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在没有父母支援仅靠自己工资的情况下,这辆车几乎可以算奢侈品。又不是李嘉诚那样的家境,我想不通买二十万的车居然可以不用商量。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20:11:21

还有很关键的问题:二十万是哪儿来的?如何攒下的? 关键词有这几个:工资卡没动、实权部门、一年、二十万、惊喜。 作为自幼的朋友,我很嘴欠的督促凤,一定要找涛问个明白。

林晓若 发表于14-10-21 20:15:47

继续。。。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20:18:06

我说:钱的来路,他可以不告诉任何人,但必须告诉你。你是他老婆,万一这钱是借的,你起码得还一半。如果这钱是灰色收入,将来没人告便罢,有人告,你得全部退赔。你不怕他走歪了?男人瞒着你这么短时间内攒了这么大一笔钱,你不担心?如果我是你,连睡觉都睡不踏实。我没这好奇心,但你赶紧找涛问清楚。只要他说清楚,你心里明白即可,不用告诉任何人。

轩宝宝1642在搜狐 发表于14-10-21 20:19:38

楼主接着说,我们爱听呀!

负者歌于途 发表于14-10-21 20:23:49

我无意窥探凤和涛的隐私,只是对涛瞒着凤的动机很狐疑。 而且隐约的有一丝对凤婚姻的担忧和不安。

页: [1] 2 3 4 5 6 7 8 9 10